Author: 望、柳丁魚、Amber

稱呼什麼的請隨意

tag: 盜筆、麒麟、全職、凶宅、有鬼、FREE、巨人、DMMD

[盜筆]無題 [瓶邪]

※時間軸架空
※幸福小日常

----------

以往杭州的春天總來的早,但今年的天氣特別怪。驚蟄都過去一個禮拜有了,還盼不到入春的第一道雷響。吳邪一早就開著自己的那台小金杯,偕著張起靈一同上了花市。王盟總叨叨著櫃檯上擺盆蘭花好看,瞅著也貴氣,但吳邪明白,這小伙還不就是巴望著檯面上多點東西給他做掩護,自己打混的時候才不容易被發現嗎?

說是這麼說,去轉個兩圈也不是不行,難得這幾天天氣還不錯,就是冷了點。怎知悶油瓶子一句他從來沒逛過花市,就讓吳小老闆出門的意願直線上升,提了車鑰匙就把人往外拽,一下就沒了影。

花市一年到頭都是擠,但比起逢年過節的已經算好很多了。吳邪讓張起靈走在前頭,大男人不搞牽手這一套,但是職業失蹤戶還是得看牢的,就怕他在人群裡給擠跑了,一個悶不吭聲的自已還真不知上哪找人去。

蝴蝶蘭是一月中到四月開花,他們正好趕上了花期的中後段,一眼看過去什麼顏色花色都有,模樣還真挺招人喜歡。吳邪拽拽張起靈的衣角,問他喜歡什麼樣子的,趁對方還沒回答之前,連忙補了句:「不准說都好。」

張起靈嘆了口氣,無奈的望了望吳邪,然後開始認真思考了起來。最後他挑了盆全白的,不帶一點雜色,像剛從雪地裡挖出來似的,吳邪其實對雪沒什麼好印象,但意外的是看著清瘦枝條上的三朵白花,心裡總覺得也變的澄淨了。他豪爽地掏錢買下,接著連盆帶花扔到張起靈手上。自己出錢張起靈出力,吳小老闆愉悅地表示這是必須。

回程的路上不似來時,天空開始降下綿綿細絲,然後雨勢越來越強,最後成了大雨滂沱,吳邪有些鬱悶,話也少,張起靈則是打從一開始就盯著窗外發呆,啞巴當得十分盡責。一片擋風玻璃,隔開了安靜與吵雜的兩個世界,直到昏晦的天空閃過一道白光,隆隆的雷響炸破了兩人間的靜默。

「小哥,剛剛那是,第一聲春雷嗎?」
「嗯。」
「你怎麼知道?」
「……」這不是你自個兒問的嗎?張起靈在心裡小小的納悶了一下。

張起靈沒發現自己短短幾秒無奈的表情,已經透過照後鏡的反射盡收吳邪眼底。後者忍著笑,心情突然就好了起來。後座的蘭花被安全帶固定得妥妥的,一會兒回去了吳邪打算放在靠近店門口的那張小茶几上,王盟那小子,自己從一開始就沒打算稱了他的意。吳邪得意地把自己這般想法告訴了張起靈,對方沒多說什麼,只簡單回了句:

「挺好的。」也不知是指蝴蝶蘭還是指作弄王盟。

張起靈的眼光真不錯,店裡的每個客人都誇過這盆蘭花,吳邪當然也跟著得意開心。
後來他順帶把張起靈最常坐的那把扶手椅搬到了面對店外的位置,這樣,當他來舖子裡的時候就能坐在上頭,看看行人,看看花。
吳邪自己也常常趁著閒暇偷偷觀察張起靈,不知不覺跟著他融入這幅靜謐的風景。

挺好。

评论
热度 ( 1 )

© 荒腔走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