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望、柳丁魚、Amber

稱呼什麼的請隨意

tag: 盜筆、麒麟、全職、凶宅、有鬼、FREE、巨人、DMMD

[全職/段子] In dark [灰笑]

※閒著沒事還是把PLURK上的段子搬過來了
※一寸灰x君莫笑
※是肉渣!真的只有肉渣!
※感謝未緒娘娘開啟了灰笑這個話題 帳號卡野砲不能更好吃 ^q^!!

=====

  身下的鬼陣圖騰還在冒著黑氣,張牙舞爪地纏上君莫笑的軀體,滲進皮膚裡頭。原本一雙清亮的眼眸瞬間黯淡失焦,他很清楚在暗陣之下的自己沒有反抗餘地,也就索性放任一寸灰擺弄。不一會,君莫笑身上那些花花綠綠的裝備就全被卸了下來,七零八落地散在地上。黑暗裏其他的感覺反而會更加鮮明,於是一寸灰舔弄他身體的麻癢就像放大了數十倍,混合了快感從尾椎一路竄上腦門,轟地一聲炸開。

 

  這下真是栽了,恍惚間君莫笑腦裡閃過這麼一個念頭,一寸灰嚴格來說是他從頭帶出來的,這個鬼劍士自頭到尾都帶有自己用心地雕琢,每一個步伐、每一次刀鋒的弧線劃過天際、每一個帶有鬼神之力的圖陣從頭頂罩下,或多或少他都參與其中。太習慣這個跟在自己後面的身影,或許君莫笑在無意之間讓一寸灰被他的縱容浸透,等到他猛然回過神來,早已遲得離譜。或許當他第一次遇見這個乍看之下唯唯諾諾的鬼劍士時,便注定了有一日他將會被對方壓在身下,呻吟扭動,不能自己。

 

  一瞬間的恍神,君莫笑便射了一寸灰滿口,後者心滿意足地將屬於自己前輩的東西嚥下,末了又挺身去吻君莫笑還沒停下喘息的嘴,口腔裡精液的腥羶隨著吻渡到原本的主人口中。一寸灰主動解開暗陣,縷縷黑煙從君莫笑身上密布的吻痕之間滲出,冉冉上升,直到在空氣裡消失得無影無蹤。視線從全然黑暗中逐漸浮現出一寸灰略為蒼白的臉,再來才是周遭的景色,君莫笑已經做好了要被進入的心理準備,光裸的大腿甚至又向兩旁分開了一些,好讓自己的身體更容易接受一寸灰的灼熱。

 

  這些小動作都看在一寸灰眼裡,但是他沒有向君莫笑想像那樣毫不留情捅進他的深處,而是默默把周圍散落的那些裝備收拾好,細心地為君莫笑穿上。直到理平了身上最後一片胸甲,君莫笑才緩緩開口:

  「就這樣啊?你是性無能還是怎麼的……」

  

  「明天還有很重要的仗要打,前輩應該保留一點體力,」一寸灰微微笑著,摟著君莫笑的肩,在他殘留潮紅的臉頰上蜻蜓點水地落下吻印,「等到戰勝了輪迴,我就會讓前輩知道我到底能不能。」

 

  君莫笑隱隱約約感覺到,他大腿壓著一寸灰的地方,有什麼硬硬的東西,不著痕跡地頂了他兩下。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7 )

© 荒腔走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