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望、柳丁魚、Amber

稱呼什麼的請隨意

tag: 盜筆、麒麟、全職、凶宅、有鬼、FREE、巨人、DMMD

[全職] 念書只是輔助,談戀愛才是正事 [周藍]

※ 梗源自於腦洞關鍵字,抽到的題目是圖書館按摩PLAY wwwwww
※ 最近愛上冷CP,拉郎配不能更萌阿!!!!
※ 藍河本名有→許博遠
※ OOC不是錯覺,蘇則是必備(x

=============

  學生時代,一到夏天大家總喜歡往圖書館跑,比起得自己掏錢才能吹冷氣的宿舍,學校閱覽室的空調強度那叫一個業界良心。然而薄薄的一層玻璃,擋得了夏天燠熱的空氣,卻阻止不了轟響的八月蟬鳴。穿過窗戶縫隙傳進耳裡的嗡嗡作響,像是一爪一爪不間斷地撓在心尖上,激起無法平息的煩躁。

  與蟬噪同樣持續著的還有許博遠規律性的嘖嘖聲,手上的筆拿起又放下,計算紙上已是一片密密麻麻,凌亂的墨線充分表現出他的鬱悶,可卷子上的答案欄依舊一片空白。一道題卡了將近20分鐘,許博遠長吁了一口氣,筆一摔,整個人往後躺倒,把身體大半重心放在椅背上,有些凌亂的瀏海翻了過來,露出光滑的額面。

  一旁周澤楷正在翻閱一本厚厚的原文書,一字一句啃得專心致志,聽見身側傳來細碎的聲響,偏過頭便看見癱在椅子上的許博遠,微瞇起的眉眼裡是掩不住的疲憊。對方蔫蔫地轉動眼珠與他對視,兩相無言。

  周澤楷伸出手,探向許博遠靠在椅背上的後頸,用手掌墊住。一個小動作阻擋了木板的稜角,讓對方不至於被椅子嗑得生疼。他輕輕揉捏許博遠略顯緊繃的脖頸,感受對方的肌肉在他的按壓下逐漸放鬆。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許博遠的嘴角掛上一抹幾不可辨的淺笑。他知道周澤楷不善言辭,所以更會用一些小動作來表達對自己的關心,微微的熱度從指尖接觸的地方悄悄傳遞,流進許博遠的心裡。

  熱戀中的人都是這樣,一個眼神的交換便擦出了火花。周澤楷瞇著眼吻了上去,按在對方脖頸處的手掌順勢施力,捧著他的頭朝自己按去,讓本來就密不可分的唇齒交接更加嚴絲合縫。

  他們剛在一起那會,也沒少過碰鼻子嗑嘴巴的尷尬。兩人都是第一次,就各種方面而言都緊張得一塌糊塗。直到克服了彼此的生澀,許博遠才發現周澤楷的骨子裡就刻著兩個字──悶騷!與溫和的性格不同,周澤楷的吻充滿不容置喙的強勢,每每與他接吻,許博遠都有了要被拆吃入腹的錯覺。

  如此悶騷的周澤楷在遇到他之前居然沒談過戀愛?這說出來真的只有鬼才信了。許博遠剛跟他好上那一陣也沒少問過這件事,卻被周澤楷以「沒遇上對的」一句打發。

  言下之意豈不就是自己是那個“對的”嗎?在心裡暗暗咋舌對方心真是越來越髒的同時,許博遠還是架不住紅了臉頰。

  兩人的位置選在閱覽室的角落,隔著一面高大的書牆,與其他座位分開。一旁的書架上都是又厚又重的校史資料,平時根本就不會有人靠近。沒了顧忌,許博遠也就放開了跟他親,周澤楷接吻的時候不會完全閉上眼睛,仔細一看,就能從對方半瞇著的深灰色眼珠裡瞧見自己的倒影,瞧見自己與對方同樣的急切和渴望。

  一陣唇齒交纏過後,兩人的慾望都有些抬頭,尷尬的頂在牛仔褲褲襠上,憋得有些難受。苦於這裡是公共場所,他們說什麼也沒辦法在這裡開幹,連想去廁所解決都得經過不小的一段距離。許博遠瞪了周澤楷一眼,卻軟軟的沒什麼殺傷力。後者回以一個無奈的微笑,其實他們心裡清楚,走火這種事情兩人都得各負一半的責任。

  許博遠擱在桌上的那一道題尚未解出答案,外頭的蟬也還在叫著,但和剛剛比起來卻沒有那麼讓人難受了。兩人就這麼靜靜的靠在一塊,等待內心的躁動平息。

  直到書櫃那頭傳來布鞋踩踏的細微足音,許博遠才主動拉開距離。 

  “圖書館真是個調情的好地方”……這樣的思緒在重新埋首於書本之前,不知道從兩人的心裡掠過多少次。


(END

评论 ( 2 )
热度 ( 50 )

© 荒腔走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