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望、柳丁魚、Amber

稱呼什麼的請隨意

tag: 盜筆、麒麟、全職、凶宅、有鬼、FREE、巨人、DMMD

[全職] 星星x掃帚x魔術師 [王杰希]

※ 霍格華茲 paro,明明是很萌的設定但是一直沒有看到有人寫,只好自己來(要是有撞梗的話請不要客氣直接講

※ 原本的設定是 史萊哲林(微草)和雷文克勞(藍雨)的對決,但是後來想想,既然只有魔道學者是騎掃帚的...那就只讓大眼和小高騎吧wwwwwww

※魔術師中心,如果你覺得有看到CP一定是錯覺<<<

※ 謹以此文祝我最仰慕的 Jessica Bigeye Wang(??) 生日快樂!!!!! ♥

---------

 「這次的比賽,將關乎我們一整年的榮耀。我知道你們都很緊張,盡力去打,冠軍必將屬於史萊哲林!」在通往魁地奇賽場的狹長走道上,王杰希一手握著掃帚,神情肅穆地對著他的隊員精神訓話,他的聲音不大,半密閉的空間裡每一字每一句卻都能確實地傳到所有人的耳中,隊員們同樣認真地對他點了頭,一個眼神過後,王杰希騎上掃帚,領著他的隊員們飛向幽暗走道盡頭的唯一光源。

 

  高速疾行的選手們接連衝出閘口,就像無數場比賽的開場一樣,一瞬間眩目的日光刺得王杰希雙眼微微發疼。兩隊的選手先在比賽場繞行幾圈,接受觀眾們的掌聲和歡呼,等到裁判在場中央舉起快浮示意後,便各自擺開陣型,在空中就定位。

 

  戴著藍色圍巾和綠色圍巾的學生在看台上形成一條明確的分界線,分別象徵史萊哲林和雷文克勞的旗幟在各自的加油團正中央隨風飄揚。慣例的繞行結束後,兩隊選手在自己學院的旗幟前停下,無聲的眼神激盪讓原本吵鬧的觀眾瞬間屏息,蛇與鷹的對峙,就氣勢來說誰也不低於另一方。

 

  哨聲響起,快浮被裁判拋向半空,兩顆搏格和金探子也陸續放出,在天上咻咻飛舞。王杰希快速地在背後打了個暗號,接著便騎著掃帚朝向其中一顆搏格的方向飛去。史萊哲林的選手們接到暗號,竟然一瞬間往不同的方向各自散開,拋出的快浮被雷文克勞的追蹤手輕鬆搶到。

 

  雷文克勞的開局看似不錯,但是卻沒有人的臉上露出愉悅的表情。

 

  因為他們知道,自從前年一個叫做王杰希的華裔學生接過史萊哲林球隊隊長的職位後,在一開局就搶到快浮的隊伍,就沒有一支打得舒服愜意過。

 

  他們打的是後發制人,原本咄咄逼人的蛇如今變成一隻潛伏在暗處的蛇,看似被動,真正反咬人一口的時候那可是痛得要命,或許連身為天敵的老鷹都必須為之折服。

 

  就因為打法變幻莫測,總是讓對手摸不清頭緒,這樣的王杰希被冠上“魔術師”的稱號,在霍格華茲的學生之間廣為流傳。

 

  說來好笑,在麻瓜的世界裡魔術是被用來建構一個美好的幻想,作為真正魔法的替代品。但是在巫師的眼中,魔法不過就是揮揮魔杖、念念咒語就能完成的事情,反倒是魔術,沒有夠強的腦袋還有過硬的技術,還真的玩不出來。

 

  就比如說現在吧,作為打擊手的王杰希原本應該利用球棒來使搏格擾亂對手,但他的技術是以自己當餌,首先吸引脾氣暴躁的鐵球追著他跑,接著衝向敵方選手,在萬分驚險的剎那急轉或急停,讓原本應該要攻擊他的搏格直直撞向預先設計好的位置。

 

  轉眼之間,雷文克勞的其中一名打擊手已經被擊落,受傷退場,而始作俑者王杰希,甚至連球棒都還沒揮過一次。

 

  一瞬間看台上屬於史萊哲林的那一邊歡聲雷動,為他們神乎其技的球員不斷叫好。整個魁地奇賽場似乎成了王杰希一個人的舞台,跟在掃帚尾端的兩顆搏格幾乎就是他的武器,只要有王杰希在的賽場上,史萊哲林的選手從來就不必擔心自己會成為鐵球攻擊下的受害者。

 

  即便如此,這一場與雷文克勞的征戰,依然不輕鬆。

 

  因為對方剩餘的那名打擊手同樣不是省油的燈,比起王杰希的變化打法,那人可是擁有純正血統的打擊手。有時經由王杰希引導的搏格原本已經快要撞上對方了,結果被冷不防打回來,回擊的軌跡還恰恰是史萊哲林選手會經過的路線。他眉頭輕皺,搶在自家隊員被擊中之前用掃帚尾端把飛來的搏格甩了回去。就這一個空當,雷文克勞已經率先得了十分。

 

  「隊長……」一個年紀較小的選手默默飛到王杰希身旁,投遞過來的眼神像是在確認些什麼,前者微微點頭,那少年便一句話不說,順從地飛遠。

 

  少年叫做高英杰,是今年才新加入的搜捕手。這個位置原本就是由王杰希擔任,沒錯,當年得到魔術師稱號的王杰希是一名搜捕手,他的攻擊技巧也是這麼練出來的──以一名搜捕手的姿態同時扮演打擊手的腳色。

 

  得知他更改了位置,許多史萊哲林的學生惋惜著他們的球隊失去了一位最好的搜捕手,但王杰希可不這麼認為,成為打擊手之後,他引導搏格攻擊的戰術更加成熟,以前他必須將注意力分別放在兩種球上,雖然自由奔放,但難免有些吃緊。直到高英杰的加入,史萊哲林迎向了全新的一種可能。

 

  一般的比賽,利用快浮得分是最普遍的選擇。金探子神出鬼沒,不是一般選手可以掌握的,一連好幾場比賽都沒有搜捕手拿到金探子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今天的雷文克勞似乎也想要穩扎穩打的拿下比賽,在一開始的快浮爭奪中用盡了全力,史萊哲林使勁追趕,也只能打成一片膠著的戰況。

 

  誰也不想輸,於是一旦有一方被超過,接下來的就會是死命地緊咬。王杰希知道比賽這樣打下去兩隊都沒有絕對的把握。要贏,就只能一口氣把比分拉大,悄悄地指示另一名打擊手盡力對雷文克勞的球員做牽制,他騎著他的掃帚,默默消失在剛剛高英杰飛遠的方向。

 

  他要去搶金探子。

 

  自古以來被眾多搜捕手所詬病的這顆小金球,在王杰希眼裡最難的部分就是找,在比賽開始最混亂的時候被放出的金探子,大家回過神來的時候通常早就跑丟了,所以一開始沒有參與搶奪快浮的史萊哲林,事實上早就默默掌握好金探子的確切位置了,方才由高英杰先行追蹤,等到交代完一切戰術之後王杰希才默默跟上。

 

  於是最難的部分就這麼被魔術師給繞了過去,現在他所要找的目標不再是果子大小的飛天小球,而是一眼就能夠找到的高英杰。

 

  王杰希悄悄把混亂戰場上的一顆搏格帶走,或許有人注意到了,但是眼下緊急的局面卻沒有任何一個雷文克勞的選手有餘裕抽身出來搞清楚他又要玩什麼把戲。原本這該是搜捕手的工作,但是雷文克勞的搜捕手早就在中場之前被搞掉了,這也是為什麼雷文克勞要如此賣力在快浮上搶分的理由。

 

  王杰希的掃帚是時下最快的型號,在火閃電過時了的當下,由一間名叫“流星”的掃帚商店推出的魁地奇比賽專用款,後來他拜託認識的工匠稍加調整,就成了獨一無二的滅絕星塵。

 

  他很快就追上了高英杰,同時也看見了飛在更前頭的金探子。雖然很想親手摘下這顆飛舞的小金球,王杰希還是理智地告訴自己,他唯有成為一名打擊手,才能夠在史萊哲林發揮最大的作用。滅絕星塵飛低,逐漸與高英杰的掃帚晨露並行,接著王杰希提起掃帚握把急轉,後頭跟著的搏格一時反應不及,居然超過了高英杰,直直往金探子撞去。

 

  這就是王杰希的計畫,如同捕魚時慢慢收緊的網,只是網線換成了他自己與搏格飛舞的軌跡,交織在高英杰與金探子的飛行軌道上,並且逐漸壓縮金探子的逃脫空間。等到解說員發現兩人的配合戰術時,金探子距離剛高英杰只剩下半支掃帚的距離了。不管是史萊哲林還是雷文克勞的學生,所有人都將視線放到兩人飛行的身影上,目不轉睛。

 

  他們看的不是作為搜捕手的高英杰,而是把搏格當成獵犬一般自由操縱著的王杰希,如同變戲法的神乎其技。

  此時已經沒有人再去懷疑史萊哲林即將得到的勝利,直到高英杰在王杰希引導下摘取金探子的那一刻,這份期待終成為事實。

 

  180比50,這是終場時的比分,就快浮部分的廝殺來說,雷文克勞是佔了上風的,但是那顆價值150分的金探子最終讓史萊哲林贏得學院盃的總冠軍。在同伴的簇擁之下王杰希以隊長身分舉起冠軍獎盃,晴空萬里的賽場上處處綻放著觀眾用魔杖發出的綠色禮炮。

 

  勝利的果實是如此甘美,而這果實終究屬於王杰希以及他所帶領的史萊哲林。

 

  晚上,在蛇院交誼廳舉辦了一場規模不小的慶祝會,除了慶祝學院獲得魁地奇冠軍之外,更重要的是隊長王杰希的生日會。當事先用飄浮咒藏在天花板上的生日蛋糕緩緩降下時,宴會的主角才赫然想起今天是什麼日子。

 

  蛋糕上畫了一個帶著尖帽子的巫師,一大一小的眼睛讓人一看就認出畫的究竟是誰,生日快樂的字樣雖然醜了點,但看得出來寫得相當用心。蛋糕是一大早高英杰拉著同為華裔學生的室友劉小別,一起去拜託班上女生做的,在最後裝飾的時候劉小別硬是要參一腳,那幾個歪歪扭扭的英文字母就是他的傑作。

 

  雖然嘴上說不出口,但王杰希是真的感動了。想起今天早上球隊在做賽前的最後推演時,自己還當著全隊的面,狠狠訓了遲到整整20分鐘的高英杰一頓,他就覺得特別愧疚。

 

  沉默了許久最後王杰希只微笑著說出一句謝謝,微紅的眼眶卻出賣了他,還有他硬是壓下的感動和喜悅。在眾人的哄笑聲中,史萊哲林偉大的球隊隊長被各種奇怪顏色的糖霜和鮮奶油抹了滿臉,整個人看起來狼狽不堪卻也充滿幸福。

 

  而那座金光閃閃的冠軍獎盃,不知道被誰施了飄浮咒,高高掛在半空中,如此一來,交誼廳裡的每一個學生都能親眼目睹它的光采。

(fin.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荒腔走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