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望、柳丁魚、Amber

稱呼什麼的請隨意

tag: 盜筆、麒麟、全職、凶宅、有鬼、FREE、巨人、DMMD

[盜筆] 璀璨 [花邪]

※其實是520的還債文
※教師花x學生邪

  戀愛總是美好的,學生時代的戀愛更充滿了一種青澀的酸甜,每個人都應該擁有過一段如此恣意而瘋狂的歲月。

  午休時間,班上的每個人都趴在桌上呼呼大睡,坐在最後一排的吳邪卻張著一雙大眼,趁著沒有人發現的時候躡手躡腳離開教室,輕輕關上木製拉門,他轉頭便大步跑著,慢跑鞋柔軟的橡膠鞋底踏在地上時幾乎不會發出聲音,而吳邪的的心臟卻如同擂鼓一般在胸腔內砰砰地跳動。

  刻意挑了一條人煙最稀少的路線,他蹦搭蹦搭地跑上了頂樓,偶爾會有情侶在放學後或是午餐時間到這裡來私會,所以學校後來就在門上加了鎖,吳邪從口袋裡掏出一把銀色的鑰匙,要對準鎖孔時手還有些抖,喀搭一聲扭開鎖心,他推開門,緩過門後一陣刺眼的陽光,他看見了靠著鐵欄杆仰望天空的那個男人。

  解雨臣聽見來者的聲響,想也不想的回過頭,漾開一個漂亮的笑容。吳邪手上的鑰匙是他利用職務之便拿來的,偷偷打了一把之後交給對方,如此一來這個擁有寬闊天空的頂樓,就能成為兩人醞釀愛情的小基地。

  是的,他們戀愛了。

  吳邪還記得在告白之前,他總是小心翼翼的在經過辦公室時瞄向解雨臣的座位,有時候對方不在,自己便會在心底微微地失望。他喜歡看解雨臣改作業的樣子,被刻意挽起的襯衫袖子,纖細而骨節分明的手握著鋼筆的姿勢,清澈而專注的眼神,深棕色的頭髮在擋到視線的時候他會不經意用手攏到耳後,露出英俊的側臉。用漂亮形容一個男人是怪了點,但吳邪發現他找不出其他詞彙形容這樣的解雨臣。

  鬼使神差地,吳邪在一次作文課中將這樣的情感化做文字寫了下來,一字一句帶著膽怯,卻又是無比的堅定,他寫著暗戀一個人是多麼的苦同時也充滿甜蜜,他寫著與對方每一個眼神交會的瞬間,寫著對方的一顰一笑,最後一段,吳邪只寫了一行字:「接受與否只存在於人類社會的價值判斷,而愛情本身,沒有禁忌可言。」

  他還記得題目是:“秘密”。

  發回來的作文紙上除了分數以外一句評語都沒有,用紅筆打下的一個A-是不是就代表了對方的回答?吳邪悲觀地想,如果當初自己沒有腦袋發熱的表白,自己或許還可以像以前一樣默默地喜歡著解雨臣。如今一切的希望都砸碎在自己手裡,他怪不得別人。

  「吳邪。」解雨臣發完了一輪考卷,站定在講台正中央時叫了他的名字。吳邪不由自主地坐正,一雙焦慮收縮的瞳孔對上解雨臣平靜無波的眼眸。
  「你放學後來我辦公室一趟。」好聽的聲線不疾不徐地說完,吳邪卻覺得平時令自己著迷不已的聲音此時就像利刃一般插在他的心窩,一字一刀,吳邪的心臟上已經開了十一道鮮血淋漓的口子。他要找自己說什麼?責罵?處份?他還沒有跟家裡坦白過這件事,吳邪幾乎可以想像當父親接到電話時會是怎樣的表情。

  「報告。」一隻顫抖的手握在門把上,繃得骨節發白。門後,夕陽透過解雨臣的側臉的輪廓形成一個剪影,他示意吳邪把門帶上,然後到自己旁邊。後者乖巧的點頭,邁開僵硬的腳步走到解雨臣的辦公桌旁,他不知道是不是對方刻意安排,整間辦公室只剩下他們兩個,要了命的安靜。

  「是我嗎?」他只問了這麼一句,一雙深棕色的眼睛映著夕陽餘暉,直勾勾的像是要看進吳邪靈魂深處。

  「……是。」吳邪掙扎了許久才吐出一個字,隨後抿緊嘴唇,像是隨時隨地都有可能咬出血來。

  「我是老師。」解雨臣嘆了一口氣,卻沒有把眼神移開。
  「是。」
  「而你是我的學生。」
  「我知道。」
  「既然如此,你還相信我們有在一起的可能嗎?」

  解雨臣的眼神瞬間變得鋒利,刺得吳邪呼吸一窒。在雙唇做出回應之前,他忽地憶起自己寫在作文最後一段的那句話,於是吳邪緩緩開口:「愛情本身,是沒有禁忌的。」

  是末路了,吳邪想。但即使是如此,他也要藉著最後一抹殘陽的熱度,為自己的愛情畫下一個轟轟烈烈的句點。

  「那麼……我相信你。」解雨臣的表情在聽到吳邪的回答後變得柔和,他站起身,抱住還處在震驚之下的吳邪,將自己的雙唇印上。那是一個不帶任何情慾的吻,僅僅是四片唇瓣的碰觸,確認彼此的關係,同時也交換彼此的氣息。

  如果有人在那時經過科任辦公室,便會透過門上的小玻璃窗,見到兩個男人在夕陽下接吻的背影,看起來是如此的幸福。
  
  高中二年級的夏天,吳邪擁有了一個比其他人還特別的秘密,他和他的老師正戀愛著。他們在沒人看見的樓頂接吻,在課堂上交換一個含有淡淡愛意的眼神,有時候吳邪會在作業本裡夾上一張紙條,沒有署名,只有一句間單的關心。解雨臣總會將這些紙條摺好,小心地收在皮夾裡頭,像是對待無價的珍寶一般。
  
  對吳邪來說,這樣一段恣意而張狂的歲月被無數的情感充填,一開始是暗戀的酸,中間夾雜著一小縷失戀的苦澀,最後的一大段全是熱戀中的甜蜜。

  而這些情感全都源自於,一個叫做解雨臣的男人。

评论
热度 ( 12 )

© 荒腔走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