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望、柳丁魚、Amber

稱呼什麼的請隨意

tag: 盜筆、麒麟、全職、凶宅、有鬼、FREE、巨人、DMMD

[麒麟] 遲到的陸臻生日賀文(2014/5/16) [朗臻]

※時間軸架空  


  出了機場,朝夏明朗撲面而來的便是上海這大城市檔不住的繁華和喧囂,六年了,上次隨陸臻來到這裡,是在08年的2月,他倆在基地外頭過的第一個年節。還記得在百貨公司裡遇見一個不曉得哪裡抽風,對著兩人滿臉愛心的妹子,還記得他第一次吃別人幫忙剝的螃蟹,還記得他們在地鐵站裡走失,還記得他第一次看見藍田那個男人,還記得在KTV包廂裡頭,和陸臻一起唱的那首“us against the world”。

   雖然停留的時間不長,但這個魔幻的都市乘載了他與對方太多太多的回憶,在這裡他的人生被一個叫做陸臻的男人死死地銬住,在這裡他對那個男人說“你是我的奇蹟”。夏明朗深吸一口氣,挺著一襲沉穩的松枝綠,一頭扎進這個令他懷念不已的地方。

   當他站在陸臻家門口的時候還不到中午,從小區外頭走進來的時候下了短暫的毛毛雨,夏明朗肩膀上的衣料沾上了細細的雨珠子,看起來有些狼狽。他把拿在手上的東西先放到地上,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裝,才按響了陸家門鈴。約莫等了一分鐘,打開的門縫中出現了林竹君雖上了年紀卻絲毫不減韻味的面容,看見夏明朗她先是愣了一下,隨即掛上了溫柔的笑容把人請進屋子裡。

   不等對方問起,夏明朗就先解釋起了自己的來意。說是自從陸臻北調之後,基地裡的大夥都想他想的緊,正好自己手上有假,就順道來拜訪,他也不久待,一會還要飛北京,把大家要給陸臻的生日禮物帶過去。林竹君一聽這還得了,人家夏隊長對下屬這叫一個體貼,不僅親自來送禮,連下屬的家人也一併問候到了,誰都知道轉機得多麻煩。

   「夏隊長別急著走呀!小臻這孩子一會兒就到上海了,被我和他爸爸逼著請的假,難得生日回來陪陪我們兩老。」看見夏明朗從沙發上起身,林竹君連忙把他喊住,一來一往兩人肯定得錯過,要是害得人家白跑一趟,她怎麼好意思?夏明朗聞言,臉上露出驚訝之情,但他心裡卻竊竊為自己精湛的演技叫好,前幾個晚上通電話的時候陸臻就跟他提起要回上海一趟的事,他那時候一邊不著痕跡地跟對方閒扯,一邊翹著二郎腿寫著假條,隔天一早就風風火火地按到嚴正的辦公桌上。不歸同一個單位管,嚴頭當然沒有話說,很快的假就批下來了。

   所以,一切的一切都是裝的,要是不演個那麼幾下,夏明朗怎麼會有理由待在陸家等陸臻回來呢?

   林竹君說的等會,的確沒有讓夏明朗等太久。接近正中午的時候電話就響了,陸臻打的,說是剛下飛機。林竹君才剛要提到夏明朗在他們家,就被後者制止了,他擺了擺手,輕輕將食指放到嘴唇上。對方立刻會意,剛起的話頭巧妙地被轉了一個彎,電話那端的陸臻雖然隱隱覺得事情不對,卻也沒有太過追究。女人嘛,即使是聰明如陸臻,要搞懂也絕非容易的事,更何況對方還是他家的母親大人。

   當他打開家門,看到夏明朗就坐在他家客廳時,眼中的驚喜已經不是言語能形容的。他先是驚叫了一聲“隊長”,然後看見對方徐徐地站起身,朝他走近,深邃的眼瞳裡盈滿了笑意,像是很滿意這個驚喜的效果。兩人來了一個純美式的擁抱,有力的手掌在彼此的背上啪地一聲拍得特別響。但在陸媽媽看不見的地方,兩人貼緊的胸膛像是感受到了另一半的存在似的,裡頭的心臟跳的飛快,砰砰砰地像是要衝破身體而出,撞的彼此胸口生疼。

   好久不見。

   「隊長,你怎麼來了?」欣喜顯然溢於言表,陸臻的話尾聲調上揚,像是一隻歡快地撲騰著翅膀的小鳥。天知道他有多想念夏明朗,只能靠電話裡對方的聲音度過的日子,是真的難熬,他雖不後悔離開麒麟,不後悔自己和夏明朗所做的決定,卻不代表他停止了思念。

   「兄弟們要我給你捎些東西。」夏明朗笑著指向身後的大袋子,其實絕大多數的東西都是他買的,拿來孝敬陸爸陸媽。掩飾這件事陸臻做的可不比夏明朗少,他當然明白。說要整理一下行李,換套衣服,便順勢把人領進他房間裡。床頭那個滑稽的玩具鬧鐘還在同一個位置,夏明朗見了忍不住笑出聲來,回頭便被陸臻的一個迴旋踢給踹到床上,疊好的被子被他撞得亂七八糟,夏明朗把臉埋進鬆軟的被窩裡,鼻腔裡盈滿了和六年前一模一樣的味道。

   陸臻脫到只剩一條內褲,站在衣櫃前面東翻西找,忽然一雙手從後頭環住他的腰,沿著內褲的邊線輕輕摩娑,一路摸到他的小腹上,粗糙的掌心摩擦著略顯滑嫩的肚皮,陸臻感覺到一陣麻麻的癢,從被撫摸的肌膚一路竄上腦門。

   「肉軟了一點,比以前順手。」夏明朗叼住陸臻右邊的耳殼,一邊說出來的話有些含糊不清,卻也更帶有挑逗意味,有些惡意的在陸臻的腰上掐了一下,不出預料地感覺到對方瞬間的顫抖,夏明朗心情好極了。在自己動手的情況下,陸臻的全身上下都是敏感帶,他當然知道。

  「我媽還在外頭等我們出去吃飯呢,你給我注意一點。」陸臻的聲音裡帶有幾分咬牙切齒,他在夏明朗的懷抱中轉過身,對著後者的嘴唇張口就是一陣吻。夏明朗千不該萬不該在這個時候招惹他,陸臻瘋狂的想咬破夏明朗的皮膚,啜飲他的血,感受一絲腥甜在嘴裡化開的滋味,夏明朗的味道。

   但他不能,真該死。

   「上頭給我三天的假,你呢?」好不容易吻夠了,陸臻還是在對方的下巴上啃了一口,皮膚沒破,只留下一個淺淺的牙印,在他換衣服的這段期間就會消失,不會有任何人注意到。

  「五天,我沒多請,剩的還得留著回去看我爹媽。」夏明朗痞痞地勾起嘴角,主動拉開兩人的距離,他至少還明白家長在的時候不能走火。

  「那好,留下來陪我。」陸臻有自信能不引起父母懷疑地讓夏明朗住下來,整整三天,如果不是礙在他爸媽,他簡直想從現在這一刻開始就跟夏明朗黏在一起,要多膩歪就多膩歪。他隨意從衣櫃裡挑了一件上衣和褲子穿上,順便也扔了一套衣服給夏明朗。陸軍常服走在街上太惹人注目了,上次來這麼一回,估計陸媽媽到現在還心有餘悸,一見兩人都換了便服,林竹君一顆懸著的心這才放下。

  陸臻母子都不會做菜,所以林竹君老早就訂好了餐廳的位子,多了夏明朗一個,倒也沒什麼不方便。一頓飯吃得愉快,下午夏明朗和陸臻陪著陸媽媽逛街,買著各式各樣的衣服鞋子,兩個年輕人就幫忙拎著大包小包跟在後頭,一口一個漂亮好看誇得林竹君心花怒放。

  三人回到家的時候陸爸也已經在屋子裡了,逛街途中陸臻撥了個電話給自家老爸,所以陸永華看到夏明朗時也沒有多說什麼,晚飯照舊還是陸爸親自下廚,只是不同的是夏明朗自動站到旁邊打下手,兩人配合速度也快得很多。夏明朗經常在外頭打野食,切起食材那叫一個俐落,剁刀刷刷幾下,一隻雞已經被切得漂漂亮亮。陸永華表示驚豔,在後頭看戲的陸臻忍不住補了一句:「爸!你要是讓他換一把軍刀,咱們隊長肯定切得更快更好。」

  夏明朗不置可否地衝陸臻笑了一下,隨後用嘴型朝他說:「那你呢?燒開水的。」

  陸臻的臉一下子青了,阿泰的刀刃理論一直是他永遠的痛,自己喜愛了好久的那把56軍刺還一度被他嫌棄不短的一段時間。算了,煮開水就煮開水吧,反正他有一個會燒菜的老爸,還有一個會烤肉的男人。想到這裡,陸臻立刻就釋懷了,甜滋滋地踱回客廳陪陸媽看電視。

  當全家人在餐桌上祝他生日快樂的時候,陸臻瞬間有了些微的不真實感,不只是因為自己很久沒和家人一起度過這個特別的日子,而是因為餐桌上多了一個特別的人,四年前這種感覺還沒有這麼強烈,但是經過東北雪原和南珈槍林彈雨的洗禮,他發現他越來越沒有辦法失去對方。陸臻的靈魂裡揚起一股異常的躁動,想說出來,在這個絕佳的時機,他想告訴他的家人,身旁的這個男人就是自己深愛多年的伴侶。如果要問他最想要的生日禮物,那便是來自父母發自內心的諒解和祝福。

  夏明朗發現了陸臻的不對勁,他倆對看了一眼,後者微微笑了一下,旁人可能看不出來,但夏明朗輕易地就嚐到了陸臻笑中的苦,一種難以言喻的酸澀透過眼神的傳遞滲進夏明朗的心裡,在血液中化開,穿透四肢百骸。

   他怎麼會不懂?

   夏明朗右手悄悄伸到餐桌下面,在陸臻大腿上長長短短地敲了幾下,是麒麟內部的暗號,意思是:“敵方狀況未知,潛伏並等候指令”

  再給他們一點時間,我相信時候到了,就算不說出口他們也能理解的。夏明朗蓋在陸臻大腿上的手掌,無聲無息傳達這樣的意念。感受到令人安心的溫度,陸臻用力地眨了一下眼睛,再張開時已經回復往日的神采。

  晚飯過後兩人回到臥室,陸臻和夏明朗同坐在床頭,肩膀挨著肩膀,頭靠著頭,彼此呼吸漸漸同步,心跳的頻率也是。他忽地想起了一首歌裡曾經說過,人的心臟為什麼偏向一邊,是因為當一個人找到自己深愛的伴侶,兩人緊緊相擁的那一刻,胸腔右邊的空缺將被另一股搏動充填,與自己的合而為一。

  就是了,陸臻想。夏明朗早就不只是他另一邊的心跳,如果對方的那顆停了,自己的肯定也不再具有搏動的力氣。

  「隊長。」他突然開口:「你說我為什麼這麼喜歡你?」

  陸臻沒有轉頭,只是聽見旁邊傳來夏明朗哼的一聲輕笑:「是啊,我也想知道,為什麼我這麼喜歡你。」

  嚴格說起來這並不能算是回答,老實說陸臻也不知道他究竟想聽到什麼樣的答案,但夏明朗講出來的話總能讓他心口發燙,臉也燒。他後知後覺地發現生日的喜悅比上夏明朗就在自己身邊的喜悅,前者根本就輕如鴻毛。

  陸臻情願讓時間就此凍結,若時針與分針不再轉動,他與夏明朗所在的這一刻,便是永恆。

  他情不自禁地吻上了夏明朗的額頭,吻上他的鼻樑、他深邃而鋒利的眼,最後四片唇瓣交疊,他們的身體也是。兩人在萬籟俱寂的夜晚恣意纏綿,貪圖著好久沒品嘗到的,彼此的一切。聲音、氣味、溫度、觸感,陸臻曾經說過記住一個人的模樣並不是單單依靠視覺,而他們正在用每一寸肌膚記住自己一生最愛的男人,就像用雙腳一步一步地記錄腳下的土地,那樣的情感是虔誠的、狂熱的,即使他們再度分別,也能用雋刻在身體上的記憶去想念。

  兩具汗涔涔的軀體緊緊相擁,夏明朗瞄了眼床頭的玩具時鐘,雖然一個不小心就過了點,他還是對著懷裡還在喘著氣的陸臻說道:

 

  生日快樂。


(fin.

评论 ( 1 )
热度 ( 24 )
  1. 郁隽荒腔走板 转载了此文字

© 荒腔走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