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望、柳丁魚、Amber

稱呼什麼的請隨意

tag: 盜筆、麒麟、全職、凶宅、有鬼、FREE、巨人、DMMD

[麒麟] 法語這檔事兒 [朗臻]

  對陸臻來說,夏明朗不管做什麼都是吸引人的,他尤其喜歡對方的聲音,正確來說是對方說出口的話。曾幾何時,夏明朗的語言對陸臻已經有了絕對的說服力,在他還是一個新兵,整天埋著頭想跟夏明朗對著幹的時候,對方的話語就曾經穿過層層防禦說服了自己,撼動自己那從來都堅守著的理性和自主思維。

  夏明朗也是陸臻的心病,是永遠戒除不掉的癮,就好像他的每一根骨頭,每一滴血,上頭都雋刻著對方的名字。

  在一次又一次的任務和日常中,陸臻發現,他不可自止地愛上對方講法文的時候。夏明朗曾在陸臻面前不費吹灰之力地搭訕到一個法國小姑娘,當時他的腔調和表情,直到現在還是能讓陸臻在回想起的時候忍不住心跳加速,即使被把的人不是他。妄想無罪,YY有理,本著天地良心將夏明朗說的所有好聽話全部收歸己有的陸臻,表示這個世界不能更美好。

  時間久了,夏明朗自然也知道了這件事。於是有一天,任務結束了以後,大夥趕著回基地休息,他刻意把陸臻拽到自己身邊,兩人同時落到了隊伍的最後頭,後者看向他的表情裡明顯帶了三分疑惑,只見夏明朗眼神中閃過一抹狡黠,偏過頭在陸臻的耳邊吹了一口氣。

  “Mon trésor . Je veux t'embrasser .”(寶貝,我想吻你。)

  一句刻意壓低聲音的情話也順著陸臻漂亮的小圓耳朵吹進他心裡,在某處悄悄扎了根,此時此刻,癢得讓他受不了。這貨肯定是故意的!如果夏明朗煞有其事地背出一首文謅謅的情詩,陸臻可能會笑得東倒西歪,但是如此直白的要求,他又怎麼有辦法抵抗?氣急敗壞地按住已經紅透的半邊耳朵,陸臻狠狠瞪了一眼身邊那想笑又不敢明著笑出聲的男人,然後用嘴形也回了對方一句。法文的唇語比中文難讀,但夏明朗還是看懂了陸臻講的是:「回去再說。」

  准了!夏隊長竊笑,一邊勾著陸小臻的肩膀,不著痕跡地趕上其他人的腳步。途中徐知著默默地回頭,神情複雜地看了他們一眼,想必是聽見了,而且也聽懂了。只不過在陸臻的刻意忽視,還有夏明朗的蠻不在乎之下,他只好訕訕收回視線,悶著頭走到最前面,徐小花悲憤地覺得他的眼睛遲早會報廢在這兩人手裡。

 

  高能啊……快成閃光彈了都。


  陸臻搬到夏明朗屋裡,最大的好處就是他們擁有一整個晚上的時間膩歪和調情,一進到屋裡,夏明朗才反手把插銷鎖好,人就被陸臻砰地一下按在門板上。小心一點,咱這兒門板可經不起你這樣折騰,沒等夏明朗好心提醒,陸臻就把原本對方要講的話全部堵在唇間,用舌頭纏過來嚥了下去。夏明朗的氣息裡總是帶著不濃不淡的菸草味,有種無以名狀的張狂和放蕩。陸臻不喜歡抽菸,但如果是先經過眼前這個男人的肺再吐出來的,他就能無條件地接受,哪怕煙霧一樣會透過傳遞侵染他的身體。一口氣在他們的唇齒間輾轉流連,氧氣含量越來越稀薄,讓人沉醉同時也眩暈。

   雖然兩人一直很注意不要在對方的嘴裡攪出聲響,夏明朗被壓在門上的軀體還是把插銷撞出輕微的喀拉聲,像是無盡的慾念踮著腳朝他們走來,一步一步踏在心尖上。

   這樣下去怕是要走火的。


   聽著耳邊傳來夏明朗急切的換氣聲,陸臻忽地又想起了稍早對方在自己最沒有防備的時候,釘進自己心口的那聲“Mon trésor .”

  法語是全世界最浪漫的語言,但即使是從前在和藍田通信的時候,陸臻都沒有感受到這樣強烈的悸動,像是心臟裡流竄的不是血液,而是濃稠而甜膩的蜜糖。他甚至可以想像夏明朗在他耳邊說這句話時舌尖是如何捲曲、唇瓣是如何顫動,每一個畫面都性感得要命。

   「你再這麼親下去,我待會就要把你幹的下不了床了。」夏明朗在換氣的短暫空檔對陸臻說道,聯繫感情的吻和帶有慾望的吻是有區別的,而一次,明顯是屬於後者,他也早就被對方的主動撩撥得心癢難耐,褲子裡的兄弟要硬不硬的,難受得要死。

   「我是沒問題,只是你明天可得幫我和侯爺請假,就說我縱慾過度沒辦法陪他練格鬥好了。」陸臻笑的狡猾,微張的嘴露出上排虎牙的兩個小尖尖,像極了惡作劇成功的貓:「相信他知道該找誰算帳去。」

   「放心吧!他不敢。」夏明朗笑著在陸臻的嘴上再嘗了最後一口,便把壓在他身上的人推到床上。

   並沒有如豪氣萬千的宣言一般讓陸臻下不了床,兩人只是淺嘗輒止,僅僅發洩一下不小心被點起來的火。火滅了,人舒服了,就可以洗洗睡了。睡意朦朧間陸臻又聽到夏明朗輕輕地用法文說了一句什麼,出任務再加上激情後的疲累讓陸臻根本沒有餘裕去思考,但他還是彎起嘴角,撐起自己最後的一絲意識回答:

   
  “Moi aussi .”(我也是。)

  
  沒有為什麼,只是一個很簡單的概念……

  夏明朗會的法文,除了髒話,就只剩下調情而已了。


评论
热度 ( 33 )
  1. 郁隽荒腔走板 转载了此文字

© 荒腔走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