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望、柳丁魚、Amber

稱呼什麼的請隨意

tag: 盜筆、麒麟、全職、凶宅、有鬼、FREE、巨人、DMMD

[盜筆] 相愛十年30題 No.25 我們的貓跑丟了 [瓶邪]


  出去外頭溜搭了一圈,買了幾個包子,吳邪選擇在最熱的中午來臨之前逃回舖子裡乘涼,店裡的那台老電扇是該換了,早就要被淘汰的機具嗡嗡作響,壓過了夏初喧鬧的蟬鳴,讓他一瞬間有了旁邊擺了台直升機的錯覺,躁鬱難耐。自顧自地拿起一旁的拓本研究,這是他少數能沉澱自己,放鬆心情的消遣之一。


  吳邪就這樣低頭忙著,直到從店門口射進來的光線被擋住,他才不疾不徐地摘下了作業用的眼鏡,然後抬頭。算算時間正好,張起靈睡得晚,所以吳邪並不會要求他陪自己來開店門,當悶油瓶子一路晃悠晃悠的走來時,差不多就可以準備吃午飯了。張起靈拎了兩杯冰豆漿坐到吳邪邊上,大熱天就是要喝冰的,但吳老闆實在是沒這個勇氣再次衝進毒辣的陽光底下,為了一杯冷飲搞得自己滿身臭汗,所以張起靈總會在來的路上隨手買點喝的,也算是習慣成了自然。


  兩個人就著塑膠袋吃著包子,欣賞店外的風景。正午12點總是最熱的時候,石板地上的空氣被太陽烤的扭曲,要是潑上一杯水肯定會瞬間沸騰然後蒸發。張起靈坐在離電扇較遠的那一側,搭配噪音的涼風硬是讓吳邪的腦袋擋掉一大半,黑色工字背心擋不住的背膀上隱隱透出刺青的黑色線條。


  裝包子的袋子旁邊還有一個小塑膠袋,散出微微的腥氣,裏頭裝的是五條新鮮小魚,用來招待每天下午總會在他店門口停留的訪客──一隻全身漆黑的貓咪。沒有人知道這隻黑貓是從哪裡來的,但牠總在一點多的時候出現,慢悠悠的走到古董舖子左邊牆角的陰影裡然後坐下,或理理毛或打打瞌睡,有時候天氣太熱了,黑貓便會多走幾步,跨過門檻到店裡來,但牠從來不碰任何東西,也不會離門口太遠,吳邪也就懶得趕牠,反倒心情好的時候還會買點魚、肉乾什麼的給黑貓當點心。


  身為吳老狗的孫子,吳邪自認為跟犬科動物相處是他比較拿手的項目,但是他和小黑貓的感情意外的好,甚至把牠當成了家人,還替黑貓取了名字。相反的,張起靈就對這隻貓沒什麼好感,原因無他,只是在某一天的下午聽吳邪喊了那隻貓一聲“小張”……。


  老張很鬱悶,所以從來不給黑貓小張好臉色看。後者也很識相,看到張起靈來了就閃的遠遠的。整體來說,一人一貓之間還算是相安無事。


  奇怪的是,今天都過了兩點,過去幾個月都風雨無阻的小張卻遲遲沒有出現,張起靈和吳邪都有些疑惑,只是前者明顯喜聞樂見,後者卻像自家寵物丟了一樣坐立不安。一直等到傍晚,熟悉的黑色影子都沒有出現,早上就買著的魚耐不起擺,吳邪只好把變了味道的小魚扔進垃圾桶。


  黑色很吸熱,所以兩人以為是因為天氣的關係小張才沒有過來,第二天,吳邪刻意揣了包家裡吃剩下的肉乾,如果小張晚了一點才來,東西至少不會變質。但是接下來連著幾天,店門口的角落都沒見著黑貓小張的身影。


  「怎麼辦,小張會不會出了什麼意外?」雖然貓一向機靈,但是發生車禍的事件卻時有所聞,吳邪怕極了他像家人一樣的貓變成一張扁扁的毛毯,說不定默默的被清潔工處理掉了,也不會有人發現。杭州將近九百萬的人口,要在擁擠的街道中找一隻小黑貓,談何容易。
  「吳邪,牠是野貓。」終於張起靈在吳邪不知是第八次還是第九次踱出舖子張望的時候把他拉住。
  「小張是我的貓!我們的貓!」吳邪惡狠狠地瞪了回去,“我們”這兩個字明顯受用,張起靈不再試著要把吳邪拽回店裡,也陪著他站在門外,攬著他的肩膀低低地說:「牠一定會沒事的。」


  事實證明,吉貓自有天相。在消失了整整一個禮拜之後,黑貓小張再次出現在吳邪的骨董舖子門口。除了精神奕奕、容光煥發以外,吳邪驚喜的發現牠這次遠行,還帶回來一隻黑色橘色白色相間的小花貓。兩隻貓在舖子門口的老位置落腳,幸福地趴在一起打呼嚕。原以為小張今天依舊不會出現的吳邪,兩手空空什麼都沒準備,只好把午餐吃剩下的鮮蝦餃子剝了皮,餵給小張和牠可愛的小情人。從此之後,吳邪和張起靈又多了一隻毛茸茸的小夥伴。


  「小哥,你說新來的哪隻叫什麼名字好?」
  「叫無邪。」


  直接上本名可以嗎?吳邪在心裡淚流滿面,但畢竟是他取了小張在先,好像也沒什麼拒絕的餘地。幸好那隻小花貓看起來夠純良,要不然他還真叫不下去。直到有一天他後知後覺的想起一個生物學上的概念,吳小老闆華麗麗的崩潰了。


  「小哥,三花貓都是母的呀!」
  「我知道。」
  「……操。」


後:科普一下,因為黑橘白三種花色的基因是在性染色體上,所以大部分的三花貓都是母的。
只有極少部分的三花貓為公貓,並且不具有生殖能力<<<

评论
热度 ( 7 )

© 荒腔走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