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腔走板    

 

Author: 望、柳丁魚、Amber

稱呼什麼的請隨意

tag: 盜筆、麒麟、全職、凶宅、有鬼、FREE、巨人、DMMD

【全职高手】乔一帆原文出场段落整理 一帆是我生命中的天使啊;;;;;;;;;;;;;;;(爆哭 烤鸡腿_日翻那个老叶: *为了捉摸小乔而做了这篇整理。不单单有乔叶互动,也有虫爹对小乔的描写,包括场上表现、心理活动、待人处事等等,有部分删减和跳跃。希望能帮到想写小乔的大家。 *LO主是ALL叶纯食……因此请大家不要评论其他CP相关,感谢! *【】内为LO主点评 第一百二十八章 职业菜鸟 高英杰没有正式比赛的经验,另一个同样没有出过场的叫乔一帆,目前刺客灰月的使用者。这两人年纪不大,不过高英杰已经是内定的王杰希的接替人,未来王不留行的主人,而乔一帆只...
深夜曬個坑單 喬葉-《彩繪玻璃play》瓶邪-《作家哥x攝影師嫂》喬葉喬-《送報生喬街頭鋼琴師葉》喻王-《BGM:空城》喻王段子-《夕照》周杜-《之前作的一個夢》方王-《BGM:夢一場》一坑未填一坑又起^^
[全職/段子] In dark [灰笑] ※閒著沒事還是把PLURK上的段子搬過來了※一寸灰x君莫笑※是肉渣!真的只有肉渣!※感謝未緒娘娘開啟了灰笑這個話題 帳號卡野砲不能更好吃 ^q^!! =====  身下的鬼陣圖騰還在冒著黑氣,張牙舞爪地纏上君莫笑的軀體,滲進皮膚裡頭。原本一雙清亮的眼眸瞬間黯淡失焦,他很清楚在暗陣之下的自己沒有反抗餘地,也就索性放任一寸灰擺弄。不一會,君莫笑身上那些花花綠綠的裝備就全被卸了下來,七零八落地散在地上。黑暗裏其他的感覺反而會更加鮮明,於是一寸灰舔弄他身體的麻癢就像放大了數十倍,混合了快感從尾椎一路竄上腦門,轟地一聲炸開。   這下真是栽了,恍惚間君莫笑腦裡閃過...
[全職] 念書只是輔助,談戀愛才是正事 [周藍] ※ 梗源自於腦洞關鍵字,抽到的題目是圖書館按摩PLAY wwwwww※ 最近愛上冷CP,拉郎配不能更萌阿!!!!※ 藍河本名有→許博遠※ OOC不是錯覺,蘇則是必備(x=============   學生時代,一到夏天大家總喜歡往圖書館跑,比起得自己掏錢才能吹冷氣的宿舍,學校閱覽室的空調強度那叫一個業界良心。然而薄薄的一層玻璃,擋得了夏天燠熱的空氣,卻阻止不了轟響的八月蟬鳴。穿過窗戶縫隙傳進耳裡的嗡嗡作響,像是一爪一爪不間斷地撓在心尖上,激起無法平息的煩躁。   與蟬噪同樣持續著的還有許博遠規律性的嘖嘖聲,手上的筆拿起又放下,計算紙上已是一片密密麻麻,凌亂的墨...
[全職/段子] 回來看看 [傘修傘] ※今天上班的時候突然想到的梗※為什麼我要寫給我自己很大陰影的cp呢這根本是作死...(但是這個真的不虐-----葉修夢見了蘇沐秋,夢裡的他是自己從來都沒機會見到的成熟模樣,陌生、卻又無比熟悉。夢裏的蘇沐秋對著葉修笑,背景是一望無際的空白世界,他就站在離葉修三步遠的地方。「怎麼回來啦...我記得最近沒欺負沐橙吧?」葉修笑,即使是在夢裡,他也認清眼前的男人早就不在了。「你知道為什麼情人節在農曆七月嗎?」「你說。」葉修把問題丟回給蘇沐秋,但其實他心裏瞬間就浮出了答案。〝大概是,為了讓我也能回來看看喜歡的人吧。〞(End
愛,或者有起點。不愛,卻不是終點。 (麒麟
[全职高手]整理:叶修的数个温暖人心的细节 雖然心髒又沒下限,但是不得不說,葉修真的是個非常非常溫柔的男人;;從頭到腳自帶正能量 虚数回归: 对的你没看错就是一锅心灵鸡汤。受上一条启发做的一点整理,欢迎补充!以及难免会有打错字,欢迎捉虫!感谢XD! 又名:我喜欢叶修的数个理由(的一部分) 整理的初衷是因为我一直认为,叶修是个很有人情味的人。除了荣耀,在叶修心里还有很多很重要的东西:) 第二章 C区47号 “你不是那个时代过来的,你没有经历过。在联盟初期,职业选手可没有现在这么风光,大家都是勉强糊口,绝大部分都是兼职。...
[FREE] 一個搶男人的段子(最好是) [貴→真遙] ※看著不對就是對了 ※即使ooc也想看真琴外遇   推開臥室的門,你收縮的瞳孔裡倒映出的是鴫野貴澄一絲不掛地跨坐在真琴身上的樣子,鴫野忘情地擺動腰肢,讓真琴碩大的性器一次一次嵌入自己的身體,牽動結合處的體液,攪出一陣陣黏稠聲響,他俯下身,親吻真琴結實的胸肌,在麥色的肌膚上各種齒痕、吻痕,盡是紅斑點點。   因為角度的關係,真琴還沒發現你,但是鴫野已經從門縫看見你憤怒的臉,他狡猾地向你一笑,那雙狐狸般風情萬種的眼眸裡,除了滿溢而出的情慾以外,還帶著些許戲謔。   “七瀨遙,快看看真琴在我身下喘息的樣子,他的身體並不是只有你才能取悅,我的也同樣可以。...
生理系男子好萌不能更萌;;;;;;;撒嬌的凛凛怒轉一發! 薛丁格的貓: *宗凜大法好*生理期男子*萌點很詭異*只是個段子凜臉色痛苦地卷縮在大床一角,下唇被尖銳的犬齒咬得發白。他很痛,痛得不得了,一個月造訪一次的生理期快將他折磨死了。宗介每次就算生理期也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真令人火大。想到這,凜連指關節都被攢緊到泛白。――吱嗄。「喂,凜。」宗介在床邊坐下使得陷了一塊,手中還拿著一杯水與幾片藥片:「吃藥。」「……你餵我…」凜的聲音悶在棉被裡顯得無力,這傢伙只有在虛弱的時候才會像這樣撒嬌。「我要怎麼餵你啊……」宗介無奈,但那坨棉被始終沒有要移動的意思。「凜。」「餵我啦……」以為還會僵持很久,只...
第一名興欣:一帆在哪裡我就在哪裡QQQQQQQQQQQQQQQQQQ(腦殘粉)其實主要是受不了大家一起從零開始奮鬥的熱血青春感,冠軍我哭了,妥妥的哭了!第二名藍雨:喜歡隊裡的氣氛,喜歡不管是哪種選手都能兼容的戰隊風格,喜歡各種逗逼的藍雨眾,大家都好可愛啊!第三名輪迴:同樣也是個人風格很鮮明的一支戰隊,輪迴帝國也是一片歡樂的海洋阿wwww
就是該該 喻葉 葉張 葉肖 葉江 王葉 葉王喻張 喻肖 肖喻 喻江 喻王 肖張江張 王張 江肖 肖江 王肖 王江想從心髒4+2的無限種(?)可能性裡挑大概五到八種出本阿...(說好的周藍無料呢
大眼人物分析1-4 杰希大神!!!這就是杰希大神!!如此精闢的分析必須怒轉一發;;;;;;; Ziv_哥怎麼就讓大眼給迷了: 真的分析得太有愛了……我就是這樣愛上大眼兒……(cry 星星牌: 1. 王杰希这个名字第一次被提到,是在第123章黄少天与叶修的谈话中。 黄少天这人话多且直白,多用生活化很浓的词句,在这次对谈中,他谈论到刘皓,却用了“心术不正”、“狼顾之相”。这都是很书面的用语,后面他自己也提到了,这是“王杰希说的。”可见确实不是他的用语习惯,那么,这个习惯...
[全職] oops! [喬葉] ※打到後來真的懶得斟酌用詞了所以直接上圖※這是一個不小心撞見室友小秘密的悲情故事,給安文逸小朋友點個蠟。※最近喬葉喬真的是連發呢 \^q^/ !!!!!!(。
[全職]餵養[喬葉] ※ 給 @薛丁格的貓 的第二篇還債,這次是動真格的喬葉了 ※ 吸血鬼喬一帆x神父葉修 ※ 怎麼看怎麼蘇 應該不是我的錯覺 -------     送走了最後一位前來告解的村民,葉修握著燭台,推開了通往地下室的厚重木門。他一個人的腳步聲,在長得看不見盡頭的樓梯間迴盪。教堂的地下空間總是錯綜複雜,其中不乏可以通往鎮上各處的密道,以及多到數不清的房間。在戰爭和疾病頻仍的年代,就常常作為避難或收容之用。   走到底了之後葉修拐進右手邊的一個小房間。   「一帆?」他輕喊了一聲,卻沒有得到預期的回應,...
[全職] 尖牙與十字架 [葉喬] ※首先圈一個 @薛丁格的貓 ,本來就先想到葉喬的版本所以先PO了,喬葉的版本下次補給你 3※吸血鬼葉修x小神父喬一帆※本來只打算寫吸血段子的...不知不覺就變成這樣啦!!--------   「小夥子,別以為你身上有十字架就動不了你啊!」喬一帆警戒地看著從陰影裡慢慢走出的男人,灰白的煙霧縈繞在男人四周,微微遮住他略顯蒼白的面容,只剩下菸頭一明一滅的火星在黑暗中閃動。   男人捏著菸的手伸了出來,手指修長而骨節分明。他摸上喬一帆胸前掛著的純銀十字架,碰觸到的瞬間,男人的手發出一陣燒灼的滋...
[全職] 星星x掃帚x魔術師 [王杰希] ※ 霍格華茲 paro,明明是很萌的設定但是一直沒有看到有人寫,只好自己來(要是有撞梗的話請不要客氣直接講 ※ 原本的設定是 史萊哲林(微草)和雷文克勞(藍雨)的對決,但是後來想想,既然只有魔道學者是騎掃帚的...那就只讓大眼和小高騎吧wwwwwww ※魔術師中心,如果你覺得有看到CP一定是錯覺※ 謹以此文祝我最仰慕的 Jessica Bigeye Wang(??) 生日快樂!!!!! ♥---------  「這次的比賽,將關乎我們一整年的榮耀。我知道你們都很緊張,盡力去打,冠軍必將屬於史萊哲林!」在通...
自己開的腦洞自己要負責1. 喬葉喬 自己想的梗3篇2. 喬葉 蔡ㄇㄇ點的 小喬吸葉修的血3. 黎邪 好久以前斷尾的H文4. 蛇栗 貌似很久以前的噗浪點文...應該就沒有了吧???
《XXX》新刊工商 必須怒轉一發 血族一帆不能更可口!!! 喬葉好好吃啦救命喔!(打滾 薛丁格的貓 明天就要送印了,是的我又趕死線了←差點以為要帶出國趕稿什麼的你們以為我會說嗎 慎的封面每次都美得我一臉血QQ!!!!! ▼作者:墨漪(未緒)▼封面:SHEN▼配對:喬一帆×葉修▼判別:A5▼文體:繁體中文▼價格:50↑▼首販:7/12台灣全職ONLY▼攤位:藍溪閣20 二月十四忌行房 試閱請走這 只有27P的短篇合輯小薄本,目的為CP佈教與推廣(好意思因為真的太薄了,所以還弄了雙花+喻黃的無料……求別墊泡麵封面這麼美起碼也先把封面撕下來...
[全職] 暗潮洶湧 [喬葉喬] ※全職首發獻給一帆和老葉※掙扎挺久的總覺不太好寫啊...崩了的話就來鞭我吧※老梗易撞,如有雷同請不要客氣直接跟我說 -----------    葉修發現了這一陣子喬一帆天天熬夜,比起自己幾乎去除不掉的黑眼圈,對方眼下的痕跡也只是一圈淡淡的青,不仔細看的話根本無法察覺。   但葉修發現了。   即使不正常的作息始終沒有讓喬一帆在練習的時候掉鏈子,也不表示做為隊長可以坐視不管。於是他有一天刻意在大家都睡著的時候下樓,看到了這樣的景象──排成方形的電腦中唯獨屬於喬一帆的那台亮著,屏幕裡的一寸灰在先前魏琛和葉修為每個人安排的訓練地圖裡流暢動作。...
[盜筆] 夏日祭 [瓶邪] ※這是一篇拖欠了快一年的還債文※黃小佐快來   吳邪早就計畫好了,等到張起靈從那要死的青銅門出來之後,他就要帶著他環遊世界。從前,他們為了追尋真相,幾乎跑遍了祖國大半江山,比起旅行,那更像是一種伴隨著死亡的漂泊,目標有如浮雲飄渺,途中卻又充滿危機,一步行差踏錯,便可能致命。   而現在就不一樣了,兩人再也不圖什麼,只要累了,隨時能夠回到他們的家。吳邪努力著要給予張起靈平凡人的生活,他想讓張起靈看看這個世界,如煙花一般多采多姿的人間,要是張起靈不喜歡,再回去做倒斗的老本行也可以。   只要捨棄了張家歷代所背負的沉重枷鎖,不管到什麼地方他都能陪著張起靈一同...
同時喜歡近戰系跟法術系欸所以應該會選鬼劍或是戰鬥法師吧 魔道學者也不錯啦,騎掃把是小時候的夢想ww
[盜筆] 璀璨 [花邪] ※其實是520的還債文※教師花x學生邪  戀愛總是美好的,學生時代的戀愛更充滿了一種青澀的酸甜,每個人都應該擁有過一段如此恣意而瘋狂的歲月。  午休時間,班上的每個人都趴在桌上呼呼大睡,坐在最後一排的吳邪卻張著一雙大眼,趁著沒有人發現的時候躡手躡腳離開教室,輕輕關上木製拉門,他轉頭便大步跑著,慢跑鞋柔軟的橡膠鞋底踏在地上時幾乎不會發出聲音,而吳邪的的心臟卻如同擂鼓一般在胸腔內砰砰地跳動。  刻意挑了一條人煙最稀少的路線,他蹦搭蹦搭地跑上了頂樓,偶爾會有情侶在放學後或是午餐時間到這裡來私會,所以學校後來就在門上加了鎖,吳邪從口袋裡掏出一把銀色的鑰匙,要對準鎖孔時手還有些抖,喀搭一聲扭開鎖心,他推...
[麒麟] 遲到的陸臻生日賀文(2014/5/16) [朗臻] ※時間軸架空    出了機場,朝夏明朗撲面而來的便是上海這大城市檔不住的繁華和喧囂,六年了,上次隨陸臻來到這裡,是在08年的2月,他倆在基地外頭過的第一個年節。還記得在百貨公司裡遇見一個不曉得哪裡抽風,對著兩人滿臉愛心的妹子,還記得他第一次吃別人幫忙剝的螃蟹,還記得他們在地鐵站裡走失,還記得他第一次看見藍田那個男人,還記得在KTV包廂裡頭,和陸臻一起唱的那首“us against the world”。   雖然停留的時間不長,但這個魔幻的都市乘載了他與對方太多太多的回憶,在這裡他的人生被一個叫做陸臻的男人死死地銬住,在這裡他對那個男人說“你是我的奇蹟”。夏明朗深吸一口氣,挺著一...
[麒麟] 法語這檔事兒 [朗臻]   對陸臻來說,夏明朗不管做什麼都是吸引人的,他尤其喜歡對方的聲音,正確來說是對方說出口的話。曾幾何時,夏明朗的語言對陸臻已經有了絕對的說服力,在他還是一個新兵,整天埋著頭想跟夏明朗對著幹的時候,對方的話語就曾經穿過層層防禦說服了自己,撼動自己那從來都堅守著的理性和自主思維。   夏明朗也是陸臻的心病,是永遠戒除不掉的癮,就好像他的每一根骨頭,每一滴血,上頭都雋刻著對方的名字。   在一次又一次的任務和日常中,陸臻發現,他不可自止地愛上對方講法文的時候。夏明朗曾在陸臻面前不費吹灰之力地搭訕到一個法國小姑娘,當時他的腔調和表情,直到現在還是能讓陸臻在回想起的時候忍不住心跳加速,即使被把的人不...
有點想把這一年半來讓我著迷的男人全部抓出來個別做簡單的心得感想但是才寫了哥嫂我就發現事情不太對勁啦wwwww我才看了幾部啊人就多到我寫不完了(大爆笑盜筆黑花瓶邪凶宅朋我麒麟朗臻默藍花 最近又摔了一個有鬼又多四隻......估計寫完是件不可能的事情(其實還想加上小芸跟衛官幹
[麒麟/段子] 當我們都老了以後 [朗臻]   陸臻曾經幻想過,當有一天他不再背負軍人的身分後,他與夏明朗會是什麼樣子。或許兩人可以回到夏明朗在伊寧的老家定居,他喜歡那片不受污染的土地,也無比懷念許多年前在夏明朗的床上,兩人一起欣賞的旭日東昇。   當年輕時恣意活動的身體逐漸衰老,曾經在身上留下的戰士勳章也成了阻礙行動的負擔,他們總有一天必須倚靠彼此的互相攙扶。佈滿皺紋的手背象徵一起走過的歲月,結了厚厚槍繭的手心是年輕時並肩戰鬥的證明,兩隻蒼老的手掌交疊,見證彼此的現在,還有未來。原先挺直的背脊逐漸彎駝,當他們倆漫步在伊寧的街道上,後頭說不定還跟著一對可蒙,帶上一串毛線狗崽,誰也算不清是發財第幾代的子孫。...
[ 麒麟] 佐證 [朗臻]   頭疼、反胃、暈眩、嗜睡,感冒有些時候跟宿醉還真特麼地像。   就和夏明朗曾經將陸臻的一時情動誤認為是低血糖造成的症狀一樣,在早操做完,一個踉蹌跌在訓練場的泥巴地裡時,陸臻也一度以為是前一個晚上喝多了。每次出完任務回來,留守基地裡的隊員總禁不住要把他們外出打拼的兄弟們灌得不省人事。除了陳默和夏明朗沒人敢動以外,整個食堂裡充滿情緒高漲的吆喝,以及酒杯清脆的碰撞聲。麒麟們的感情是實打實的,就好像醇烈的酒精一般,徹底融入骨血裏頭。   徐知著跑在陸臻前頭十米,聽見後面傳來一聲東西撞到土地裡的悶響,回頭查看時就見到髒兮兮的小陸中校俯臥在地上,眼睛半閉著,黑色的瞳仁裡像迷了一層水霧一樣,意識還有,...
[盜筆/段子] 倒刺 [花瓶]   他與他的男人,除了打架就是做//愛,解雨臣曾經以為當他進入張起靈的身體裡時腦中會浮現吳邪的臉,他也曾以為自己始終對吳邪感到愧疚,但事實上是,   他沒有。   他不斷追逐的那個沾染一絲天真氣息的身影,早就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被一襲深藍帽衫所取代。張起靈不需要解雨臣時時刻刻地注意安危,他們不需要照顧彼此,也不必要猜忌對方的小心思。這兩個男人同樣強大,每回解雨臣貫穿張起靈的時候也從來不手下留情。   他們無時無刻不在較勁,接吻、擁抱、爭奪彼此的一分一寸。就像互勾在彼此心臟上的倒刺,愛得越深,勾得越緊,互相拉扯纏綿時也割得越疼。解雨臣將激情過後的分身從張起靈體內退出來,抬頭便看見他的眼睛在黑暗...
1 / 2

© 荒腔走板 | Powered by LOFTER